常务院长张鉴

2012年8月12日
2012年8月12日 雨林艺术研究院

常务院长张鉴

“张鉴,号白鸾,1966年生于山东潍坊。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获绘画实践类博士学位。有《徐渭与心学》专著刊行,论文《徐渭艺术思想研究》获学院奖。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热带雨林艺术研究院常务院长。”

张鉴,号白鸾,1966年生于山东潍坊。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获绘画实践类博士学位。有《徐渭与心学》专著刊行,论文《徐渭艺术思想研究》获学院奖。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热带雨林艺术研究院常务院长。

 

情融自然   画抒性灵
          ——–评张鉴的中国画的美学意味
文:徐晓庚(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    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与张鉴相识在美学课上,他是研习造型艺术的,师从郭怡孮、薛永年先生,我一直在从事经典美学和基础理论的学习与研究,由于我们有一种说不清的缘分,两人相见恨晚,这样他成为我在中央美术学院这届博士生中最好的朋友,只要是有机会,我俩就在一起切磋艺术与人生,他喜欢明清心学,对宋明理学情有独钟,对徐渭进行专题研究,并有所创获,这使我萌生对明清心学的倾羡。只可惜目前我有很急切的其他课题要学习与研究,眼下无暇亲自从此堂奥中感受与体悟其中的学理,所得的一些理解认识,也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此外,他给我畅谈对历代大家在画学与绘画语言上的成就,从而使我更多地懂得艺术家的伟大贡献。在他看来,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必须是诗、书、画、印、文五者的统一,以此标准来评定我国历史上有成就的画家,能称得上真正的大画家也就屈指可数了。由此看来,他心中的画学境地一是要画有理趣,二是心境高远。在当代的美术创造环境中,存一份这样的心境来从事创作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在我看来,一个真正有成就的艺术家应该具有这些基本的素养。这就是说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既要接受一种文化,尤其是接受一个大家的思想,这就是学有理趣,又要有对传统的艺术语言的占有与突破,同时要在当下的艺术环境保持着一份艺术的天心,并且能够找到能传达自我与人生的艺术语言,如果做到了这些,就应该能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好画家。张鉴是在这样做梦,并在这条道路上不断求索。

    张鉴是一个对艺术十分执著的人,有着对艺术明晰的理解和清醒的把握。在他看来,艺术是人生的一部分,你有什么样的心境和心性,就能追寻什么样的审美对象。艺术中的表现对象实际是人心灵的投射,是把白己的性灵融入其中,用明清心学的理论来讲,心性即天性,人是自然的一个分子,自然是一个伟大的母性,她能催生世间的一切。按歌德的话说,人是自然的孩子。绘画不是单纯对对象的表达,而是通过画中物象来传达白己的审美心灵,借物象来寄寓自己的心灵家园,既能实现心灵的抚慰,又能激活人们对美的神思。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观念,表达自己对艺术的体悟,他寻求那种能确切传达自己审美情思的天然环境,所以他多次赴云南的西双版纳,在那里感受自然的神奇,从中感悟并重新理解明清心学的教化和塑造一个品格崇高的人之学理。这如同黑格尔所说,一个小孩所讲的真理是背出来的,而一个成年的人讲的真理是包含着他的成长和思想,是理解后含有自我的真理。所以他在西双版纳所获得的对大自然的认识,这里面有着自己人生的思致,有着对精神的家园的体悟。西双版纳这里不仅有着自然的造化,这里的人也如同自然一样纯洁率真,人与人之间充满着友爱,人们充满着善心,这是世界的至高之美。他在此真止地感受到生活的真纯,从而找到了能表现自我和传达自我的审美对象,激活了他的创作热情,这样他就以此题材来从事创作。
张鉴的绘画题材主要是云南西双版纳的大自然景物,他画出这里的花卉奇景。自然中芭蕉、奇花异草、大树古木是他绘画的主要表现对象,画中有着对这里的风和日丽的写实,有着对雷电霹雳的描绘,有着晨曦初照下大自然的真实,亦有日落时刻霞光映衬着大自然的宁静,自然界的真纯甜美在他的画中很好地表现着。没到过西双版纳的人看他的画作,觉得这是人间仙境,到过西双版纳的人可从中再度体悟当下的“世外桃源”,从他的画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古代人‘沐春风,思浩荡,神思飞扬”的悠然自得的生活情景。在我看来,他是在画一幅景致,抒一份性灵,绘一幅花木,写一段情思,这里有着他的朝梦,有着心灵的抚慰。这是情与物融,情借物语,是借物象语言来表达自我与人生。用海德格尔的话说,绘画是物象语言在言说自我。我们从中可以感受自然之美,人的心灵的期盼,可以感悟美学家克罗奇所说的直觉是心灵的真实的意味。
张鉴的绘画作品表现出很好的写实造型能力。他是在立足现实生活而从事美术创作的。综观他的画作,我认为他的绘画作品体现出他所受的学院派教育影响。在他的画作中,有着明显的现代美术教育的影响,同时亦有中国传统画理的痕迹。所以他的画讲究造型的色彩效果,注重画面时空关系,光、色、空间和形象的关系处理得很完善,并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在他的作品的画面中,线条、笔墨和着色保持着中国传统以笔作画与墨线相生的技法,特别是以墨与线来造型,这样使画面不仅造型平实,亦可以使物象体现出空间感来。他所画的自然花卉植物,或者是自然中的生态景观,色彩鲜艳,物象真实,让人感受自然中一切是这样美丽,让人感到自然的生机,催人热爱自然,感受生命的真切和永恒,萌生对生活的爱恋。这样他的画作给人的印象体现出我们这一代的画家是如何在东西画学的美术环境中生成与成长。在我看来,我们这一代的画家要真正成长与发展,必须在接受现代的西方美术环境中超越出来,这种超越不是与西方美术决裂,而是我们现在只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成与成长。这是因为我们从习画开始就是从素描开始的,我们是如此,我们的老师也是如此。但是我们都是在中国现实中生长并从事艺术的,我们不能只是这样走路,来搞我们的艺术,如果我们顺着这条路走,这不是在发展中国艺术,而是放弃我们民族的艺术,只有从西方美术环境中走出来,才有潘天寿所说的“高峰意识”。在这样的美术环境下怎么办?我认为那就是重新认识中国画的传统,一是学习我们老师,二是接受师承,学习传统,获得传统画理之“三昧”,重新理解中国画的语言表现形式,特别是对笔墨线条的承接。只有对这些有着充分的占有与把握,才能超越我们的传统美术环境,有了这样的基础,必然会出现美术创新。所以我从张鉴的画作中,看到我们这一届造型博士有新的人才在成长,这是令我兴奋和欣慰的。依此看来,张鉴的绘画不仅给人新的感受,我们从中亦可以获得其他新的体悟。
求索之路漫漫,相信随着年岁日增,他会有更多的佳作给人以更多的美的享受,心之所系,“南山”不远矣。

 

作品:

花林湛露    230cm × 124cm    2003年 

火桐写生   249cm × 124cm   2006年

雾雨花林    249cm × 124cm    2004年   

蕉林夜色   320cm × 245cm    2000年

丹霞花瀑     364cm × 245cm     2005年

花林霁雨    352cm × 236cm    2005年

花灯昼放     288cm × 286cm    2005年

雨林深处龙蛇舞   312cm × 292cm    2006年


生生不息    312cm × 124cm   2005年


绿天祥云    300cm × 124cm   2002年

山泉空寂    245cm × 124cm   2009年

绿石林一截    245cm × 124cm   2009年

 沟谷雨林    245cm × 124cm    2009年